三十公里回归路

“开始徒步。定个位回去在地图上看看是不是真的会走五十公里。”到达徒步行程的起点——七亘的时候我发出一条微信并定位。徒步群里的很多人都是“老驴”,并且相处了很久,一路上气氛非常好。此前妈妈也只有两次徒步的经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带我来了。虽然已经坐了两个小时的小巴车从平定东关出发来到山西与河北的交界处——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测渔镇这个被称作“七亘(方言里读四声“keng儿”)”的地方,我这个执拗又不听劝的人依旧是觉得兴奋无比,完全没有“徒步”的概念,还把自己要走的路程长度搞错了——是五十里而不是五十公里。我倒也不是完全不怕——反正我每走到一处就定一下位,这样万一我和妈妈真的走不动了被困在山里身边的亲朋好友还能来找到我们。

下了车,才看到大家都穿着冲锋衣(出发时天还没亮),背起背包,拿出登山杖,竟没有觉得穿着厚厚的羽绒衣、只背了相机的自己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只是为了之后不被落下赶紧走到队伍前半段。北方的冬天,没有绿色的掩映,田地、河床都是干枯的,植物的尸体横在地上,红色的岩石裸露在山体外部,尽显粗粝之美。视野很开阔,空气不知比城里好了多少倍。有水流过的地方都结了冰,还可以看到山间的蓄水池,与周围的岩石结合起来倒也是一番景致。天气依旧不见晴,雾蒙蒙的,不过一点也没有影响我的心情。走着走着看到半山腰有几团黑黑的物体在拱着枯树枝,本以为是羊,走近一看——原来是一群黑得没有一根杂毛的猪!真是太棒了!竟然还有放猪人!我旁若无人地走上前去,把猪和放猪人都拍下来。妈妈说我小的时候特别喜欢猪,经常让姥娘带我去看——这种情结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图片
图片
图片

在相对平整的路上没走多远,领头的群主突然转上身旁岩石遍布的山体,开始攀登。这仅仅是此次徒步之旅给我的第一个“下马威”。我只是一味地向上爬,脚下是真正的“山路”,上一秒脚下是一块土,下一秒也许就会是一块松动的岩石。最害怕的是前边的人踩松的碎土块掉下来的时候,不过我还是照妈妈说的降低重心,小心翼翼地爬着,偶尔向前看,不敢向后看。有时没有可以攀附的地方,就会跳进山间的水渠,不及人的腿高,却比山路要滑。

图片
图片

终于听到了前辈们的吆喝,表明山路已快走到尽头,找到一块站得住脚的地方回头,在山间看到一个微笑,瞬间就被治愈。

图片

再往上走是人工修筑的水坝,灰白的颜色,与天然的岩石极不相称。“老驴”们都攀着一旁陡峭的岩石,乐趣满满,我只敢羡慕地瞅瞅,默默地走中间的台阶拾级而上。刚刚还不感觉到累,走在这平整的台阶上双腿像灌了铅似的。

图片
图片

走完了看起来不多,但走得几近绝望的台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蓄水池——目测有三个秋水湖那么大,没有结冰,水面上的波纹很整齐。高处的雾更大了,四周一片朦胧。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从蓄水池下到山间狭窄的公路上,我和妈妈已经有些延后了,走到一个岔路口时发现了走在前边的人在地上留下的石头路标,隐隐地感受到了这个三十八人小团体的内部牵引,真是太有爱了~

新一轮的“翻山越岭”又要开始了,漫长的跋涉过后我们爬到山顶,再次定位,定在了“张家湾”,往下一看,果真就看到了一湾湖水,不能说清澈,但感觉干净而纯粹。

图片
图片
图

(抓拍到的群主大大(^_-))

接下来的路程可谓是此次行程中最艰险的一段——为了下到张家湾去,也为了安全,我们绕山而行,虽然绕了路,但也听到了一位老师的人生哲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现在走山路,就是上下而求索的过程,这和人生是一样的……”直到现在,走了这么远,整个团队里从没有过抱怨声,大家相互搀扶着终于走到了山间公路上,还听到有人在问:“那母女俩下来了么?”我赶忙举手报了个到。尽管我们是菜鸟中的菜鸟,但是大家都很照顾我们。再下一个坡道,就是我们的目标——张家湾水库了。

这时的我已经达到体力的顶峰,终于在我快撑不住时徒步群到达一个落脚点,大家调整休息,各自解决午饭。最难受的时候也是我最后悔的时候——为什么我决意要来呢?真的就像妈妈他们上回去的那个地方村民操着浓重乡音说的“吃烧了(就是“吃饱了撑的”的意思)”么(°_°)?这时竟觉得这位说得太有道理了。

吃了点东西,调整了一下心情,小憩片刻,便又踏上征途(徒步群向来是不走回头路的)。也许是过了极限,接下来的路上我的活力值又恢复了一些,看到路上有放养的公鸡,大白鹅,还有各种不知名的家禽,都要凑上前去看一看;看到牧羊人的时候干脆往前跑了两步,咔嚓咔嚓。

图片
图片

在另一位牧羊人的指引下,我们放弃了走大路,而是直接翻山走牧羊人放羊的路线到村口停靠小巴的地方。此时山路上已覆了薄薄一层雪,一路上很多岩石上都是黑黑的、圆圆的羊粪,但也是我们的路标。这使得攀爬要比一开始累得多,因为体力已经消耗了很多。但前路漫漫,后退无路,只能咬牙往上爬。到最后连前路都显得那样绝望——雪越下越大了。早已没有了拍东西的心情,只觉得等我翻过这座山,一定会有重生的感觉。

本以为翻完山就能看到人家了,没成想看到的却是大片大片荒芜的田地,覆着白雪——终于知道雪盲症是怎么来的了。定位么?哪有那么美好?眼前的就是如假包换的“荒山野岭”啊 !妈妈只好用激将法鼓励我继续走,什么“直升机都找不到”啦,留在这里会被野猪吃掉“啦等等,我听着只是想笑,一点都不怕。忽看到前方一小哥正在拽着一头骡子,这可怜的家伙脚下有些打滑,但不得不走——真是太戏剧性了。

终于,我和妈妈看到了群主大大和“老驴”们,一边庆幸我们没有拖后腿,一边走向载我们回家的小巴。地上的积雪已经有厚厚的一层,看着雪花大片大片落下——真的,如果没有这一次的“冲动”,也许永远不会知道,雪落的感觉,是“回归”吧。

——S.kitty 2015.01.26

Posted in 游记Tagged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