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爱心园之重逢

保卫处后院,幽静之地。这里的狗比人多。

我从来没有想过真的会有学校会把自己的流浪狗们都聚集一处,并且每一只都有自己的狗房。从一排长房子的侧面绕过去的时候,看到左右两个大狗笼,气势汹汹的,有点不敢靠近。

接着跑来一只白狗——简直就是惊鸿一瞥——她像极了我的烟斗——品种、毛色、机敏、女王范、对人的了解程度,并且,她是这里唯一一只放养的狗狗。

你真的不是烟斗么?你真的不是从阳一跑到了天津么?我问了她好几遍,她只是温柔地看着我,对我摇尾巴。完全没有任何的生疏,就让我摸她的毛。

(上三图都是烟斗)

于是我便知道了,我来到这里是有原因的,上帝把烟斗也送来了,这一刻起,在这块土地上,我不再孤单。

我的高中没有太多关于青春的回忆,大部分深刻的记忆都来自校园里的流浪狗。烟斗占据了很大一部分。认识烟斗是从她的儿子萝卜开始的。萝卜啊,他可爱又淘气,他打哈欠的样子像小北极熊。他有好多个名字,小馒头,小白,小面包,还被那些想黑自己同伴的同学叫过形形色色的“人的名字”(这大概是所有的流浪狗都经历过的事情——你们这些人类啊)。当然我私心最想让他承认萝卜这个名字。萝卜也第一个让我认识到命运的无情。突然有一天,一个一直热心于校园流浪狗事件的学长告诉我,萝卜死了。萝卜死了?骗人的吧。萝卜被一群残忍的愚者残害的那天晚上,我坐在他们常待的平台上哭了好久,烟斗在我旁边,一直没有靠近。也是从那天的下一天起,烟斗开始让我摸她的毛了,渐渐地,变成我生命中不可替代的朋友。

我和蚊子见证了萝卜之后烟斗的第一群孩子——巫师,闪电和开心果。它们刚刚出生三天烟斗就让我们靠近了。我第一次见到那么那么小的狗狗,在他们身边无论干什么都是蹑手蹑脚的。嘻嘻,小小的生命最能让人学会温柔。但是他们也被一些暴徒带走了,我清楚地记得其中一个还扬言说要用他们做狗肉火锅。他让我体会到恨是一种怎样的情感。烟斗又变成形单影只。

好在学校里还有其他常驻居民——咖啡豆和巧克力。她们陪我们度过了好长的时间。直到咖啡豆被人领走了,巧克力也只出现过一次。烟斗却一直都在,经历着生小狗,沉浸在当母亲的兴奋中,小狗被领走,形单影只,又生小狗的循环。她的性格似乎也越来越差,除了我们,大部分可疑人士(比如走路姿势猥琐,鬼鬼祟祟,戴帽子,多盯了她几眼等等等等)都被她追着跑过,还是边跑边叫的那种——她是连砖头也不怕的,我亲眼见过面容凶狠的大叔拿着砖头要冲向她,她躲过,再继续扑上去的情景。她是无所畏惧的。我特别害怕狗叫,可是就是不会怕烟斗。因为,她什么都知道啊。当初学用会声会影也是出于想给她和萝卜剪视频,这么说来,烟斗也是我现在专业的启蒙者之一呢~大学之后只回去过一次,竟然又见到烟斗,喂她吃烤肠的时候,她还是能快狠准稳地接到我们抛出的每一块。她也许有了新的朋友,我也是,但在我的心里,她永远是我最最亲爱的烟斗。

仔细看来,其实这只小白狗和烟斗还是有些区别的,她的鼻子是粉色的,耳朵也更长更直。但是,世界上能有两只相似度这么高的狗狗——因为她们从外貌到精神都是高度契合的。说不定你们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呢。如果心灵相通的话,请把我的感谢传递给烟斗吧。

新的地方会有新的故事,这段重逢,是上天的眷顾啊!

(上图是萝卜)

(三个小家伙如图所示)

(巧克力和咖啡豆)

(上面的图是我做的视频的截图,现在,回忆起来终于可以说,这是我青春的一部分啊!)

最后的最后@蚊子

Posted in 在大学Tagged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