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影日记特别篇:(伪)两周年阶段总结

9.14(伪)两周年阶段总结

今天读了一篇电影学院学报上2014年的文章《当下电影批评的格局与再建构》,是饶曙光、尹鸿、杨远婴、李道新、周黎明几位老师关于当下电影批评局面的分析、构想的对话。几位老师各抒己见,让我从历史、现实、横向对比等多方面对电影批评有了更深刻、更专业性的认识。

由此,我联想到我的“观影日记”,从17年坚持到现在,虽然不能保证每日更新,但是每一部看过的电影都被我坚持记录在此,也算是我个人的电影批评场域了。当然我写观影日记的初衷并不是想让多少人看到,而只是作为一个“痕迹”,一个个由我“看过”的记忆点构成的私人电影网络。开始写作的时候我就不太愿意复述电影剧情(虽然在某些篇目里也做过此类尝试),我更希望通过这样的写作能找到自己的观点,并将学到的专业知识尽可能融入其中,不重复自己,不落入某种窠臼——因为一旦形成某种固定写作模式的话,人是会变懒的,创新性也会下降,但奇怪的是商业文化竟然拥抱这种模式,对于写作和拍片都是如此。

两年来,“观影日记”的内容和形式都有着不断的变化,有的是关于影片直接的感性看法,有的是电影理论分析练手,有的是影片华点的罗列,有的是影片幕后故事,有的在看过某位导演的大部分作品后,对其影片风格变化的分析。当然偶尔(?)的吐槽和犯花痴也会星星点点地分布在“P.s.”部分。我所写作的内容由一开始关于电影视听语言的简单分析扩展到电影的历史、产业、意识形态方面,自己的关于“电影是什么”的答案也越来越层次丰富。但我明白我的写作过程是波动发展的,有时遇到特别刻骨铭心的片子却写不出什么长篇大论,只能以一句话影评的方式结束;有时遇到很不喜欢甚至产生抵制情绪的影片倒是能写得很多。看电影的情绪也是不稳定的,忙起来会连着几天都是一句话影评,有时甚至还会有些许不耐烦的情绪,就随便写几句凑数,实在惭愧(我保证我尽量不让这种事情发生,但我必须承认它的存在)。

迄今为止,我还是很感谢自己的坚持,通过时间的累加,从2017年11月9日开始到现在,我的“观影日记”已经达到10万字+(用Pages统计),我对所学专业知识活学活用的能力也在不断增强。另外,在不断回看过往日记的过程中,还能对看过的电影产生新的认识。

我挺赞同论文里杨远婴老师的观点:“批评就是该百无禁忌。……正是通过不同评说者的多样表述,我们才可能完整捕捉一部影片所造成的文化影响。”

观影日记还会继续进行下去,就以此文作为(伪)观影日记两周年阶段总结吧!

Posted in 观影日记Tagged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